遵义讨债公司_遵义要债公司_遵义要账公司_遵义专业追债公司

服务源于心,为民践于行,用热诚和实力还您公道。

服务热线:13013811179

15年 债务婚姻执业经验

成功办理1000余件债务、欠账案件,获得客户人广泛好评

被资本玩死的宁波首富:身价295亿还不起3亿欠款百亿公司破产

发布于:2024-01-18 14:23:19浏览:

  

  他辞掉铁饭碗创业,成烂尾楼改造专家,缔造500亿商业帝国,凭借295亿身价成宁波首富,疯狂扩张,只用247天,就让公司破产,还欠下491亿巨额债务,他就是银亿集团创始人熊续强。

  1956年,熊续强出生在宁波,他从下乡知青做起,凭借一技之长成了余姚农药厂的技术骨干,没过几年就当上了厂长。

  当了几年国企领导后,熊续强决定重回校园,于是辞掉厂长的职位,在浙江工商大学进修了几年。“充电”完,熊续强没有马上进入企业,而是在市级机关任职,成了一名公务员。

  1991年,宁波开始国有企业减亏扭盈工作。35岁的熊续强被调到宁波罐头食品厂担任总经理。当时,罐头厂一年亏损两三千万元,资不抵债、生产停顿,4000多名员工面临失业难题。

  熊续强临危受命,上任一年,就带领罐头厂走出困境,扭亏为盈。不仅如此,他还创造了一个奇迹,实现了500万元的净利润,还为国家出口创汇1000万美金。

  在这段时间,熊续强发现随着国家城市化的发展,宁波市有很多国企要搬离市区,他看中了这些国企留下来的土地价值,嗅到了商机,萌生了创业的想法。

  在罐头厂工作了3年后,熊续强不顾家人的反对,毅然决然辞掉铁饭碗,走上了创业之路。

  辞职后,熊续强创立了银亿集团,租了一间民房当作办公室,算上他一共只有三个人。公司成立后,一向简朴的熊续强,每天穿着黑色布鞋和白衬衫,奔走在政府各个机关部门。

  创业之初,银亿集团一直不温不火,加之当时房地产市场竞争激烈,想在宁波房地产站稳脚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

  3年后,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波及各行各业,房地产公司更是大批倒闭,很多楼盘沦为烂尾楼。熊续强却在危机中发现商机,瞅准了烂尾楼项目。同时,他预测,随着分房福利取消,购房需求将急剧上升。于是,他以最小的代价收购了很多烂尾楼,改造后出售。

  此后十年,银亿集团大肆收购烂尾楼,从写字楼、商业广场到住宅,他把搁置了七八年的华侨饭店改造成华侨豪生大酒店,把金丰广场改造成了外滩大厦,把宁波市政府对面的世纪广场也改造了。

  靠着收旧翻新,很多经银亿集团改造的烂尾项目,成为了宁波的地标建筑。熊续强因改造烂尾楼而出名,被称为“烂尾楼改造专家”。

  熊续强回忆称:“虽然当时并不是开发房地产的好时节,但我们却另辟蹊径打开了一片新的天地。”

  在房地产领域风生水起之时,银亿集团还跨界进军资源行业,四处寻找矿产资源做投资。在山西,银亿集团创办集原煤开采、煤炭洗选为一体的煤化工企业;在广西,银亿集团新建当时国内第一大镁厂和第二大镍厂。熊续强还跑遍东南亚国家,去拓展矿产资源。

  资源类工业逐渐成了银亿集团的第二大支柱产业,公司规模进一步扩大,熊续强开始谋划上市。

  当时,国家出台政策,中国资本市场原则上不再接受房地产企业上市。受政策影响,碧桂园、恒大、融创都借道香港上市。

  熊续强却铁了心要在国内上市,于是借壳上市成了银亿集团上市的不二选择。为此,他进行了人生的第一次豪赌,把目光投向了即将退市的ST兰光。

  隔年,银亿集团和ST兰光签订了《非公开发行股价购买资产协议》。当时,ST兰光的大股东占用了上市公司4.62亿元,还有2.67亿元债务需要银亿集团协助支付,收购原大股东股票需要2亿元。也就是说,银亿集团想借ST兰光的壳上市,至少需要花费6亿元。

  更令人担忧的是,花了钱也不一定能顺利上市。彼时,监管部门对房地产企业借壳上市之举,态度十分不明确,很多借壳上市的企业,最终也没能通过监管部门的审批。

  除了极大的政策不确定性,借壳上市的房企还需要经历漫长的等待。熊续强使出浑身解数,顶着巨大的风险,经过多方协调,用了一年半的时间,银亿集团借壳ST兰光获得证监会审批,于2011年成功登陆A股。

  银亿集团上市后,熊续强意识到房地产的黄金时期已经过去了,没有继续扩张房地产规模,而是质押了上市公司的股票,转而投身资本市场。

  熊续强斥资3.52亿元,成为康强电子的第一大股东,之后,接连投资物联网、生物科技、供应链等新兴行业。他还豪掷8.4亿元,将上市央企河池化工29.59%的股份收入囊中,成为河池化工的实际控制人。

  此时,熊续强已有银亿股价、康强电子、河池化工三家上市公司。商业版图不断扩张,让熊续强信心大增,又斥资百亿完成三笔跨境收购,分别是美国的安全气囊发生器生产商ARC、全球知名的磁簧生产商艾礼富和比利时动力总成生产商邦奇,正式进军汽车领域。

  不幸的是,当时汽车行业低迷,熊续强收购的这些跨境企业效益不佳,无法完成预定业绩,不但没有为他带来更好的收益,反而逐渐拖垮了银亿集团。

  为了缓解资金压力,熊续强将收购的跨境公司注入已经上市的银亿股份,并让银亿股份发行股份来收购,借此拉抬股价。进而继续抵押,放大杠杆,继续收购。

  上交所资本市场研究所研究员邢立全,在《A股资本系族:现状与思考》一文中,曾写道:“截至2017年2月7日,熊续强家族控制的银亿系内上市公司并购次数多达14次,力压海航系和复星系,成为并购次数最多的民营控股的资本系族。”

  2018年,熊续强以295亿身家,位列《胡润百富榜》第95位,成为宁波首富,迎来人生的高光时刻。

  熊续强风光无限的背后,银亿集团早已危机四伏。房地产主业盈利有限,斥巨资收购的企业又无造血能力,让他疯狂的加杠杆行为难以为继,两个月后,银亿股份暴雷,市值300亿,号称有10亿现金的银亿控股,居然还不上3亿元的债务。这笔债务违约,揭开了银亿集团债务危机的真面目。

  之后,银亿集团的股价持续暴跌,熊续强抵押的股票市值不断缩水。爆仓之后,熊续强的股份也被法院轮番冻结。只过了短短247天,银亿集团就发布公告,申请破产清算。

  一年前,熊续强曾在公开场合许下豪言:银亿集团要在2020年实现销售收入超千亿元,利税超百亿元。

  自陷入债务危机后,熊续强也在努力自救,甚至公开表态:“就算所有宁波人都跑了,我也不会走。我一直对公司充满信心。”

  如今,银亿集团旗下三家上市公司市值加起来,仅有177.33亿元,与熊续强的“千亿银亿”的愿景越来越远,此外,银亿集团还欠下491亿元巨债。

  积重难返的银亿集团,经过三年多的努力,仍在破产边缘疯狂挣扎,面临被退市风险。

  万丈高楼,是用一块块砖头堆砌起来,非一日之功;一座大厦的崩塌,是分分钟的事。

  香港资深媒体人周刚曾这样评价银亿集团申请破产重整一事:“企业做大了,老板往往会自我膨胀,觉得自己无所不能、无坚不摧、所向披靡,直到资金链断裂,一个外表上的庞然大物就犹如被抽掉了骨架,剩下的就只能轰然倒地。银亿的教训极为深刻!”


联系我们
如果您有债务纠纷的问题,请随时拨打咨询服务热线。

手机:13013811179

地址:全国